澳门新葡 > 关于我们 > 2013年拜耳又收购了Prophyta生物农药公司,可以免

原标题:2013年拜耳又收购了Prophyta生物农药公司,可以免

浏览次数:102 时间:2020-01-06

图片 1

通过跟踪近年来农化公司发展历程,我们不难发现这些公司的发展战略,已经悄悄发生了转移,从传统农化行业转向种子行业,从传统农药转向更加环保的生物农药,从渠道及研发合作转向跨界的农业信息技术合作,从单一的解决方案转向综合的解决方案。 种业农业发展之根基 从全球主要农化公司的销售额和研发支出来看,对种子的投入在2010年已超过农药,表现尤为突出的是孟山都与杜邦,二者对种子的研发投入已经远远超出农化的投入。2013年二者在种子方面的销售额均达到其农业部门的70%左右。 国际农化巨头转战种子业务是未来发展大趋势,孟山都公司是采用以上策略成功转型的经典代表。从孟山都的发展历程上看,该公司十年前即把生物技术作为发展的重心,并确立了以玉米、油籽、棉花和蔬菜为核心的种子研究。 孟山都的成功,促使农药巨头战略重心向种子业务转移。通过近年来,国际六大巨头的并购事件,将其分为四种类型:种子业务、生物技术、转基因技术以及渠道建设。对近几年进行比较分析,六大农药公司并购案例中种子相关业务所占比重较高。(参见:AGROPAGES商业期刊《世界农化》-企业跟踪篇) 据了解,拜耳在2011年至2016年间将斥资20亿欧元用于建立新的植保产品生产设施及种子培育、生产和加工设施。预计到2016年,种子业务份额将翻一番,在整个公司销售额中占到20%. 同孟山都或先锋相比,拜耳在种子业务的规模还相当小,然而,拜耳作物科学通过加大内部投资,收购及加强与其它公司的合作来实现种子业务的不断增长。 近几年,拜耳已经在积极拓展多种作物的全球育种网络,表现尤为突出的是小麦,目前已延伸至澳大利亚、加拿大、德国、乌克兰、美国,法国等。 2010年收购Sort和Eurosort的小麦育种项目;2011年收购了美国种子公司Hornbeck;2012年收购了美国ProSoy Genetics公司与Abbott & Cobb的西瓜和甜瓜种子业务。2013年,拜耳在种子业务这块动作更加频繁,收购阿根廷种子公司FNSemillas S.A.;收购印度Kaveri种子公司26%股份;与Plant Impact签署大豆高级营养技术合作协议;与KeyGene公司宣布达成一项多年的合作协议以改良一些主要农作物的性状;与孟山都公司就新一代植物生物技术签署交换技术许可协议;与NSG扩大大豆种质研发合作;与MS技术公司计划合作推出大豆新性状;与巴西Biotrigo公司扩大小麦育种合作;与Nature source Genetics签署扩大大豆种质的研发合作;获得Performance Plants Inc公司授权,使用其抗热抗旱技术改良小麦品种等。 种种迹象表明,拜耳在加速拓展其种子业务,加强其在农业源头的竞争力! 我们认为农药企业向种子行业进行扩张是大势所趋。种子是农产品的直接上游,随着转基因以及生物改造技术日渐成熟,通过改变种子生物学性状,可以进一步加大对下游农作物种植类型的掌控,从而调节特定农药品种需求。 生物农药绿色农业发展之关键 从长久的可持续发展来说,生物农药对环境的影响力小,必将顺应时代要求而成为主流农药。2012年,跨国公司掀起一轮对生物农药公司的收购潮,拜耳收购了AgraQuest,巴斯夫收购了Becker Underwood,先正达收购了Pasteuria生物科学公司。2013年拜耳又收购了Prophyta生物农药公司。从跨国公司的收购中不难看出,生物农药在整个农药行业的地位越来越高,农化巨头纷纷将生物农药纳入发展计划中,巴斯夫提出了要用化学农药和生物农药的组合产品来考虑所有有效的解决方案,虽然传统生物农药在药效方面不及化学农药,但生物农药也有自己的优势,将生物农药配合化学农药使用必然可以发挥两者的合力,起到超乎寻常的效果。最近业内的新一轮企业并购证明生物农药作为防治有害生物的安全而有效的选择变得越来越重要,未来十年生物农药市场将维持高速增长。 跨界合作,综合解决方案可持续农业发展的必经之路 随着农业经营越来越复杂,各种影响因素又相互交织,所以种植者们需要更尖端的技术来作出精准高效的决定,顺应行业变化,六大跨国公司逐渐从与同行业的渠道及研发合作转向跨界的农业信息技术合作。 比如,2013年年底,陶氏益农,巴斯夫,杜邦先锋分别与John Deere签署了数据分享协议。这些合作分别结合各自在农业领域的专长,把农田数据信息转化为整合的精准农业及农田管理方案,帮助种植者更高效地将数据转化为管理决策。同期,孟山都以9.3亿美元的高价收购了Climate公司。此次收购将使Climate在农业分析及风险管理 领域的专长与孟山都的研发能力相结合,把数据转化为可操作的农田管理建议,从而提高农民的收益率。 在跨界合作的同时,六大农化巨头还积极开发出一系列尖端的在线信息服务技术及一系列高级农艺应用APPs(参见:APPs,先进设备及技术在精准农业中的应用),为种植者提供因地制宜的作物解决方案,从而提高农业生产力。比如最近孟山都推出智能手机版杂草识别应用程序,杜邦先锋推出三款计算工具用于播种决策;拜耳作物科学在新西兰推出作物解决方案应用程序等等。 综上所述,我们不难发现,农化行业的竞争已经从农药本身拓展到上游的种子行业,通过掌控农业之源头进而来调整农化品的需求;通过提供更加环保的生物农药来顺应未来绿色及可持续农业发展的需求;通过把尖端的信息技术应用到现代农业领域,为农业生产提供精准化种植、可视化管理、智能化决策。 可以预测,不久的将来,单纯依靠农化品的销售已经完全满足不了市场的需求,只有把种子,种植,产品,决策,管理,服务整合在一起的综合解决方案,为种植者提供从播种到收获的全程服务,在服务中推广产品,才是未来农化行业发展的必经之路。

由中国农药工业协会国际贸易委员会主办的“2014年首届中国植物保护产品国际贸易发展论坛”于2014年7月22~23日在内蒙古的达拉特旗召开。会议中,世界农化网CEO胡异女士作了题为《从国际农化巨头的战略转移看未来农化的发展之路》的精彩报告,报告不仅提出了“农业3.0时代”这一全新的概念,并对新时代下国际农化巨头的战略格局进行了深入剖析,以此引发国内农化企业的思考。

当前,地球人口正经历爆发式增长,由此衍生的粮食、人均可耕地面积不足以及气候变迁等问题,都逼迫现代农业为作物增产找到可持续发展的解决方案。而随着转基因技术的发展、政府在高风险农药监管方面的引导、加之农化企业为保持竞争优势而做出的一系列的策略调整,已经使整个农化领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主要体现在以下四个领域。

种子和性状领域

2013年,种子市场价值达到450亿美元,有机构预测该市场2013至2018年的复合增长率将达到12.1%。与此相对应的是转基因作物的市场扩张,到2013年,全球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已达1.75亿公顷,转基因种子销售额占全球种子销售的35%,达156亿美元。这当中,除了生物技术发展、粮食需求、粮食需求等外因的影响,跨国公司向生物技术中的战略转移无疑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

以种子和性状领域排名第一位的孟山都为例,该公司2013年实现销售收入148亿美元,其中70%的收入来在种子业务,达到103亿美元,30%来自农化业务收入,为45亿美元。

剖析孟山都40年来的发展路线,可以发现,在1976年实现除草剂农达的商业化的时候,还是一家农化公司。1981年,公司定位生物技术战略核心,并且在此后的30年,不断推出新型转基因种子。与此同时,公司围绕上述战略积极开展收购和剥离行动,发展至今已经垄断全球90%的转基因作物市场。可以说,将种子和农药组合的营销战略,是孟山都近年发展的制胜战略。

其他公司同样积极布局种子和性状领域。表1显示了近年来跨国公司在该领域的战略事件及战略品种,通过比较可以看出,在他们前仆后继投入这个领域的同时,没有忘记规避竞争风险,针对不同作物实施产品差异化策略,比如不同于粮食作物,先正达着力开发的是转基因蔬菜种子。

表1 农化巨头在种子和性状领域战略布局

植保领域

植保领域深为国内农化企业熟悉。2013年该领域的市场价值为580亿美元,2012-2018年将以5.4%的年复合增长率增长,2018年将达到713亿美元。纵观近几年跨国巨头在该领域中的战略思想及行动(图1),可以总结出以下特点。

第一:

生产上实行策略性扩张。一方面在欧美等传统农化市场扩大了包括草铵膦,麦草畏等产品的原药产能,另一方面在新兴市场,如巴西,中国扩大了制剂产能,以应对些市场快速的发展。

第二:

渠道上实行共享。这里的渠道共享,不仅仅是指我共享你的渠道,6大公司也将别人的产品纳入自己的产品线,将自己的渠道共享给别人,目的只有一个,为客户提供更好的产品和作物解决方案。燕化永乐是一个很好的范例,他们防治水稻稻飞虱的产品近期被纳入了拜耳的水稻解决方案。

第三: 研发重点的转移。

随着新化合物开发的日渐困难,6大公司开始更多专注于应用领域的研发,如解决农药抗性问题,通过新剂型的研发,优化农药使用过程中的效率等。剂型研发和应用研发,也是中国企业竞争短板。

图1 农化巨头在植保领域的战略布局

生物农药领域

生物农药是近几年在环保呼声中兴起的新兴行业。由于生物农药无残留,对环境友好,与化学农药联合使用逐渐成为作物保护的发展趋势。机构预测该领域2012-2018年的复合增长率将达到15.8%,2018年将达37亿美元,其增长率远远高于植保领域。

近年来,农化巨头通过新一轮的公司收购,快速进入这个领域。2012年,生物农药行业收购风起云涌,三家农化巨头拜耳、巴斯夫、先正达各自收购了AgraQuest、Becker

Underwood和Pasteuria生物科学三家生物农药公司,大规模进军生物农药领域。2013年,孟山都与诺维信建立生物农业解决方案战略联盟,结成了深度的合作关系。2014年,这一趋势依然在延续,拜耳成功收购阿根廷种子处理生物解决方案公司。

种子处理领域

种子处理是从传统植保领域中细分出来的一个领域。在作物生长的原点就采取强大的保护措施,保证后续作物生长这一理念已经越来越被农民们接受。机构预测,该领域2012-2018年将以9.2%的复合增长率增长,2018年达到44.5亿美元。

表2罗列了2013年,海外登记/上市的部分种子处理剂。包括一些三唑类,酰胺类,氨基甲酸酯类,吡啶类的杀菌剂和新烟碱类,二酰胺类,吡唑类的杀虫剂。我国近年来登记前5位的种子处理剂品种为吡虫啉、噻虫嗪、氟虫腈、苯醚甲环唑、戊唑醇,对照之下可以看出不同市场,不同产品的开发思路。

表2 2013年全球新登记/上市种子处理剂(部分)

农化巨头除了在上述四个领域中精心布局以外,现在已经将目光聚焦于精准农业这一极有可能再度掀起全球农业格局变动浪潮的领域中。相关报告指出,精准农业市场正以13.36%的年复合增长率快速发展,预计2018年将达到37.2亿美元左右。精准农业将传统农业带入数字与信息新时代,农业效率和效能将得到极大的提高。孟山都公司2013年以9.3亿美元收购气候分析公司Climate Corporation就极好地例证了这一趋势。Climate公司拥有农业领域内最先进的技术平台,包括超本地化气候监测、农艺数据模型、高分辨率气候模拟等。我们可以想象,在未来,农民进行作物种植所需的一切元素都可以由高度整合的农化公司提供或进行决策指导,真正实现农业投入的最优化,极大地提升产量和资源的可持续利用。

总结来说,农业经过了粗放农业到集约农业的发展,现在正在向智能化时代即农业3.0时代发展。该时代中,公司层面将出现超级巨头,整合种子、植保、种植、数据分析、渠道、采购等,构建农业生产一站式服务平台;产品层面将完全实现安全、环保、高效,囊括信息、咨询、数据终端等多样化服务,满足农民在种植过程中的所有需求;行业资源整合达到空前高度。

新时代下的农化格局,从公司,到产品,到行业都将发生革命性的变化。身处其中的农化公司,不从未来增长的领域寻求业务的创新和发展,终将被淘汰。

本文由澳门新葡发布于关于我们,转载请注明出处:2013年拜耳又收购了Prophyta生物农药公司,可以免

关键词:

上一篇:老中医53个很牛的秘方,可以戒酒

下一篇:没有了